•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浏览|
网站首页 > 参考资料 > 工作交流

浅析行政处罚法“首违不罚”〔法治研讨〕

作者:王雅婷 发布时间:2021-12-07 15:23 信息来源:泾县市场监管局 访问次数: 字体大小:

具有行政行为立法标杆意义的《行政处罚法》自1996年颁行以来,虽然也曾修改过,但主要是因其他法律修改而进行的小修小改,2018年9月10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对外公布了《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这就意味着,一部有着行政机关“牙齿”之誉的法律已进入大修的快车道。

随着新《行政处罚法》的问世,如何坚守行政处罚总则的立法初衷,夯实《行政处罚法》作为行政处罚法总则的地位,并不是运用一般法理中的上位法与下位法,一般法与特别法,新法与旧法之关系处理规则,就能简单解决的。
    于2021年7月15日起施行,此次修订新增了“首违不罚”的免罚制度规定。“首违不罚”作为一种与“以人为本”执政理念相关联的行政处罚制度,对于行政处罚的执法适用、保护行政相对人的权益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它是新法第五条处罚与教育相结合原则的具体体现,是贯彻“柔性执法”理念的有益尝试。本文尝试对新法“首违不罚”的免罚情形、法理基础以及现实意义进行分析阐述,以期对该制度的实施更有益处。

    一、新法新增“首违不罚”的免罚情形

旧《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违法行为轻微并及时改正的,没有造成危害后果的,不予行政处罚,新法将该款内容整合到第三十三条第一款,并增加“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的,可以不予行政处罚的规定”.实施“首违不罚”具有严格的范围和条件.“首违不罚”并不是说所有违法行为首次都不予行政处罚,对于“首违不罚”的适用应把握好两个标准:第一,适用范围应为“法律、法规、规章规定、可以,给予行政处罚的事项.即,在处罚法条中有“可以处”、“可处”、“可以并处”、“可并处”表述的。第二,同时需满足“初次违法”且“情节轻微”,并“及时改正的”这几个必要条件,也就是说它以“要件——结果”相互作用关联法律框架结构成立的法律基础和基本条件为前提,对违法行为为例外情形下“首次不罚”,并同时附加“提示”的法律手段来有效消除违法行为社会危害性的一种行政免罚制度的补充制度,在实践工作中的各种违法生产和经营管理工作来看,大量违法案例分析结果表明,当事人确实存在违法行为,且造成一定危害性后果,但情节比较轻微,又属于轻微违法,违法行为的发生往往是因为不懂法律,不知道行为触犯法律,主观上恶性较小且都是在知悉自己违法行为发生问题后,能够马上予以制止或者积极改正,但由于不具备旧《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没有造成危害后果”要件,或者当时没有新法“首违不罚”之规定,执法者在适用该项法律规定时往往陷入两难境地。有了新法,执法机关在遇到上述情况,就可以根据新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不予行政处罚。同时结合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给予违法者以教育。

    二、“首违不罚”更加契合了处罚与教育相结合的执法原则及过罚相当的基本要义

新法第5条明确规定:“实施行政处罚,纠正违法行为,应当坚持处罚与教育相结合,教育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自觉守法。新法除了明确规定“首违不罚”也明确规定:“对当事人的违法行为依法不予行政处罚的,行政机关应当对当事人进行教育。处罚仅是政治手段而非政治目标,对于首次违法,不带有主观恶性,或者主观恶性较小,未造成社会危害的直接后果或者造成社会经济损失但危害后果轻微的违法行为,批评教育足以达到预防和警示违法行为的重要目的,就可以不予处罚。非要分金掰两事事惩罚可能会使违法者产生逆反抗拒心理,效果反而不好。所以,对有些违法行为实施附条件的“首违不罚”,一定程度上消减了行政执法机关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的对立性,实现法律解纷降诉的终极目的。尤其在近年新冠疫情,防控形势严峻时期,疫情对人民生产生活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从这一角度看,“首违不罚”体现了宽严相济,罚教结合,包容审慎,是管罚分离,过罚相当监管原则的具体体现。

泾县市场局曾受理过一起案件,消费者称购买了沐浴露沐浴乳进口家庭装正品精油香氛香薰持久留香沐浴乳(19.9元)到货后发现存在欺诈消费者虚假宣传的问题,该网店销售页面里面有宣传抑菌功能用途,根据化妆品监督管理条例第三十七条化妆品标签 禁止标注下列内容:(一)明示或者暗示具有医疗作用的内容(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第四十三条化妆品广告的内容应当真实、合法。化妆品广告不得明示或者暗示产品具有医疗作用,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执法人员去往当事人经营场所进行现场核查,在一款“沐浴露沐浴乳进口家庭装正品精油香薰持久留香沐浴乳”的产品详情页面确实宣传有“抑菌”的功能,被举报人不能提供上述沐浴乳有抑菌功效的证明材料,故笔者认定被举报方发布上述广告违反了《广告法》十七条“除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外,禁止其他任何广告涉及疾病治疗功能,并不得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的规定。

经查,当事人系首次违法,并于执法人员现场检查当天及时改正,删除“抑菌”一词,积极配合,向该局提供了上述沐浴乳的合格的检测报告、进货票据等相关材料,该报告显示上述沐浴露符合“GB/T 34857-2017”的标准。该沐浴乳的宣传页面只有一处有“抑菌”二字,并未使用其他的声音、图片等形式大面积大幅度宣传“抑菌”功效。此外,涉案人也未向该局提供因购买使用“西亚斯沐浴露”产品而导致其人身、财产等权益受到实质性损害的证据材料,该局也未发现其他消费者或者广告受众的权益受到实质损害的情况。

综上,该局认定被举报方发布违法广告的行为系初次违法且危害后果轻微并及时改正,作出不予处罚决定。

“首违不罚”制度,是行政处罚法秉承“以人为本”理念,通过严肃认真的执行和坚持不懈的理论研究和创新而制定的一项新制度,对社会发展和法律进步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但对执行“首违不罚”过程如何合理合理公正的运用行政裁量权,如何协调“首违不罚”引起的各方当事人间的利益冲突,如何保证“首违不罚”后教育的有效性等等难题,都需要不断探索和解决的。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